樂文小說網 > 重生之大唐中興 > 第699章 布局契丹(七)

第699章 布局契丹(七)

小說:重生之大唐中興作者:木子昌字數:0更新時間 : 2019-11-20 19:55:46
“烏思朵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知祥來到喝著悶酒的烏思朵旁邊坐下,然后關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    烏思朵斜眼看了一眼孟知祥,冷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在想我大哥吧?其實離開部落的時候,我曾建議大哥親自來,但是大嫂懷孕了,大哥不放心,所以就沒來。”孟知祥解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知祥不解釋還好,一解釋,烏思朵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個老女人有什么好的?我是奚族的公主,她不過是一個喪夫的女人,還比嗣源大好幾歲,為什么嗣源就看不上我,反而對那個老女人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們男人就沒一個好東西!”烏思朵說著雙手就握緊拳頭對孟知祥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喝的有些暈乎乎的,烏思朵就把孟知祥當成了李嗣源,心中的怨氣就發泄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一個女人打,孟知祥自然有些忍受不了,但看到坐在上首的奚王吐勒斯看了過來,他便知道這是自己的一個機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僅沒有還手,而且用力抱著對方,任憑對方對自己動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的小公主終于開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吐勒斯看來,烏思朵打孟知祥,并不是仇人,反而是戀人間的打情罵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王,那不是沙陀部的孟知祥嗎?孩兒記得烏思朵喜歡的是李嗣源才對,怎么喜歡上這個孟知祥了,他可是唐人。”吐勒斯的長子術里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唐人無所謂,在這草原上,唐人也不少,只要能為我所用,唐人也可以。古有李陵歸匈奴,今日為何不能有孟知祥歸我奚族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李嗣源此人野心太大,又跟契丹迭剌部關系密切,注定不會為我所用。只是之前烏思朵太過固執,本王也不好過于逼迫。

        本王看來,孟知祥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是唐人,有他出面,我們與唐人的聯絡也能更加方便。”吐勒斯沉聲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王是想聯唐抗衡吐蕃?”術里遲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沒辦法,如今述律氏實力越來越強,他們跟契丹的關系也很密切。除非我們選擇徹底臣服契丹,否則以我們的實力無力對抗契丹,只有尋找外援抗衡契丹的壓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車子室韋是一個選擇,唐人也是如此。”吐勒斯神色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來幾十年前,奚族的實力并不弱于契丹,甚至還強于契丹。但是四五十年前奚族實力開始下降,逐漸淪為契丹的附庸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奚族團結一致,未嘗不能再次重振雄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這個時候,奚族分裂,其中一部分奚族在酋長來諸的帶領下不愿意依附契丹,選擇歸順大唐。

        奚族分為東奚和西奚,奚族面對契丹就更加弱勢了。加上述律氏在東奚實力不斷增強,而述律氏跟契丹迭剌部關系密切,就算是吐勒斯這個奚王的權力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是想脫離契丹的控制,可是有沒有那么強的軍事實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這支商隊是來自幽州,是盧龍軍的其中一支勢力,并不能代表唐人朝廷。”術里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妨,盧龍軍的實力并不弱,跟他們通過商貿往來,我們可以增強自己的實力,然后以他們為跳板,想辦法跟唐人朝廷取得聯系,甚至得到唐人朝廷的冊封。”吐勒斯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行不行,可以先試試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對父子的私下討論中,那邊已經喝多了的烏思朵,紅著臉睜著迷離的雙眼跟著孟知祥來到了大殿外的篝火旁,跟著那群正在翩翩起舞的男女在那里歡樂的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圍的奚人男子先是一愣,然后便開始熱情地彈奏起他們獨有的奚琴(奚琴,也就是二胡)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烏思朵眼中,孟知祥就是她朝思暮想的李嗣源。想到可以和愛慕的人一起跳舞,烏思朵的雙眼充滿了愛戀,整個人也很興奮。

        就連孟知祥也有些懵,不知道烏思朵為什么這么主動,但當他聽到對方那櫻唇中吐出‘嗣源哥哥’幾個字后,孟知祥整個人很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想甩手離去,但是他又不甘,他從來沒有跟烏思朵這么親密過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對方那醉醺醺的模樣,孟知祥心中突然冒出一股大膽的想法,何不將錯就錯,若是生米煮成熟飯,管她是不是喜歡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得不到對方的心,也能得到對方的人,還能得到奚王的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想通了這點,孟知祥心里便好受了,便配合著對方的動作,在眾人面前裝作相互喜歡的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夜,一輪金黃的明月掛在夜空,輕柔的月光灑在一個精致的宮殿,就像是一個溫柔的女子,用著自己的手撫摸著心愛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知祥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紅著臉、渾身散發著濃濃酒味并處于熟睡中的烏思朵,孟知祥的眼神中充滿了火熱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的烏思朵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,讓人無比的著迷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那嘴里不時發出的思念‘嗣源哥哥’之類的話語。

        烏思朵的侍女都已經被奚王吐勒斯打發走了,自己的掌上公主好不容易找到心愛之人,他怎么能讓侍女破壞呢?

        雖說孟知祥不如李嗣源優秀,但在奚王眼中,也算一個不錯的駙馬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眼前只要自己大膽一點就可以得到的女人,孟知祥突然有些猶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真的那么做了,自己跟大哥李嗣源會不會鬧翻?

        可反過來一想,自己歸順河東的時間又不長,只是因為意外,才跟著李嗣源等人逃到這塞外也是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這所謂的結拜,也不過是李嗣源想要讓自己對其死心塌地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是唐人,對方是沙陀人,自己何必要為對方賣命?

        想通了這點,孟知祥就沒有那么大的心理負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已經醉的不省人事的烏思朵,孟知祥伸出了邪惡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夜晚,對于孟知祥可謂是人生的轉折;對于烏思朵來說,那就是噩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當看到自己身邊躺著沒穿衣服的孟知祥以及自己自身情況時,烏思朵整個人就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明明昨晚夢到在跟心儀的嗣源哥哥在一起,怎么一早起來就換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烏思朵整個人直搖頭,但是現實卻讓她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清晨的王庭,一聲尖叫聲就響徹了王庭的上空。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8z07sl7.icu。樂文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lewen001.com
腾讯捕鱼达人v9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