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文小說網 > 劍開人間 > 第三十七章 終須一別

第三十七章 終須一別

小說:劍開人間作者:蚍蜉望樹字數:2941更新時間 : 2019-11-20 19:54:37
  古初域四州,分別是嶺東州,醍醐州,木子州,嶺北州,此時嶺北州最北側的一座設有跨域傳送陣的小城內,兩個少年出現在了傳送臺上。

  滿臉煞白的諾羅小心輕拍著越朝陽的背,而身前的越朝陽正吐的稀里嘩啦。

  雖然越朝陽早早說過家族中有人過傳送,狠狠的吐過,可兩人也并未在意出發前,還吃了早點,等被傳送的一瞬間,才知道了什么叫身不由己。

  諾羅就感覺自己被放在了一個哪都摸不到,碰不著,腳不點地的空間使勁旋轉著,一出來就將早點全都吐了出來,越朝陽更嚴重些,本來就有些隔夜醉,這下倒好,能吐的全給吐了出來。

  過了許久兩人才緩過神,放眼打量著古初域見到的第一座小城,這座城池并不像天狼域的天古道城那般雄偉,更像是個大型的貨物中心,各式各樣的物品在這里周轉運送。

  越朝陽對著諾羅解釋道“古初域是修行界最早的根據點,如今靈氣稀薄,除了部分山頭宗門以陣法隔絕外部,能夠供養自己,大部分山門都已經放棄了古初域,去往其他域開宗。

  可因為古初域特殊的地理位置,各州交流都離不開古初域,所以就成了這番景象,像是個中轉站,大批量的各域貨品來來往往,經由此處,最受那些投機份子喜愛,所以這里殺人越貨,最為頻繁。

  你看那些插著旗幟的鏢行,都是保護貨物安全出行而生的,一般商賈來了古初域,都會找一些這樣的鏢行幫忙保護運送貨物,一般有幾位縱氣境的保護基本出行無憂了。”

  諾羅疑惑道“怎么就沒有煉神期的鏢行呢?”

  越朝陽笑罵道“你諾大劍仙現在口氣是真的不小,真當這滿天下都是金丹元嬰期的修士不成?一般資質尚可的兒童都會被山上宗門引入山門,踏入凝神境的時候就已經超過了世間大部分人,等破入泥丸境就有了參加兵家軍隊的資格。

  一旦被三司認可為合格的兵士,就會配發兵家集氣甲丸,穿上那玩意,哪怕是泥丸境都可以力敵縱氣境的修士,俸祿更是優厚。

  如果怕死一點不去參加軍隊,也可以留在山門,只是俸祿不會那么多,熬到遠游境的時候也算是一個山門的重要詹事了,僅次于供奉。

  而你知不知道一名金丹修士就可以隨意找些山頭開立宗門,隨便去哪個山門都可以混個客卿長老的身份,還用得著在鏢行混飯吃?”

  諾羅撓撓頭道“我以為金丹元嬰修士很尋常的,你看咱們坐的跨州渡船上就有一名,而且池姑娘說過她家里有好些個金丹劍修,可以切磋劍法。”

  越朝陽這才一臉驚恐的看著諾羅道“你讓我幫我帶禮物給你心中所思的神仙姑娘,姓池,家在東瀛域的瀛池州,而且告訴你家里好些個金丹劍修?”

  看著連連點頭的諾羅,越朝陽咬牙切齒道“她邀請你去的地方是不是叫清池齋?”

  諾羅一臉驚訝的看著越朝陽道“你怎么知道,我還想等走的時候再叮囑你的。”

  越朝陽一時間控制不住,掐著諾羅的脖子使勁搖晃道“你個兔崽子,有話不說全,知不知道,東瀛州的兩位大劍圣,知不知道其中一個叫清池劍圣,清池清池不就是清池齋嗎!連劍道圣地你都不知道,得,和你這常識盲白說。”

  諾羅好不容易掙脫出越朝陽的魔爪,揉著脖子道“你的意思是,池姑娘生在東瀛域的劍道圣地?”

  “對啊。”看著臉色有些憂愁的諾羅,越朝陽一下子明白了什么,連忙道“其實啊,這所謂劍道圣地,大部分人都是吹牛的咧,你想啊,天下劍修總共才多少,大都是有錢的世家子弟,要不然就是鬼成精的野修。

  不然啊等真踏入凝神境,或者泥丸境,僥幸將那本命仙劍融入丹田,結成本命,那不得花大價錢供著,仙金神鐵,少了哪樣這本命仙劍品秩上的去,所以那東瀛域自稱劍仙橫行,還什么兩大圣地,多半都是吹出來的。”

  諾羅哪里不明白越朝陽的小心思,調笑道“那你還去東瀛域問劍拜師,不如與我一起去赫家,討份生活。”

  越朝陽連連擺手道“不去不去,你當我什么人啊,越家子弟怎么可以去另三大家討生活,我寧愿去東瀛域碰運氣。”

  諾羅笑道“得了,不逗你了,我們先去找好鏢行,出行要緊。”

  越朝陽拍了拍胸脯,讓諾羅看他表現,這接下來的一兩個時辰也算是讓諾羅見識了越朝陽的本事。

  越朝陽也不直接找插著旗幟的鏢行,而先是把集市上大大小小數十個商隊行走的方向摸了清楚,總共有于諾羅同路線的一共有三個商隊,而域越朝陽同路的一共兩個。

  而這五個商隊都已經雇傭了鏢行,然后越朝陽又把這五個鏢行的實力去了解一下,等做完這一切才隨便找了個茶肆坐了下來,要了一碗涼茶咕咕的往肚里灌。

  等一大碗涼茶入腹長舒服的長舒一口氣道“諾兄知道我為何選商隊而不直接找鏢行不。”

  諾羅白了一眼道“不就是想蹭商隊的位置,少花點錢唄。”

  嘆了一口氣的越朝陽臉帶悲憫的看著諾羅道“就這一點諾兄你太不了解我了,看似只是省錢,可你不知道只有讓想找便宜的人看到便宜,我們才能真正賺到便宜。

  商隊已經付了錢,帶上我或者不帶上我都是這樣的成本,可只要我哪怕出一枚紫晶錢,對他們來說都是止損,生意之道只有皆大歡喜才是良好的生意,利不同均早晚出問題。

  所以諾兄再猜猜,我最后選哪兩支隊伍過去談價錢。”

  諾羅不假思索道“自然是那兩支有遠游境高手的鏢行。”

  越朝陽又搖搖頭道“諾兄,詩詞歌賦我興許不如你,但這生意眼光你可差了我不是一點半點,你有沒有發現兩支雇傭了這么強的鏢行的隊伍,行李輜重其實都不多?”

  諾羅這才回想起來點了點頭。

  越朝陽又道“我敢打賭,那兩支隊伍的零星輜重不過是些掩人耳目的道具,真正的好東西,全在空間袋內。

  你想想空間袋啊,煉神期的法家修士才能煉制的寶貝,其中價值幾何?再看看那兩支商隊的隨從,個個天庭飽滿,氣息流暢,腳步平穩,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,這些商隊本就不遜色于所雇傭鏢行的狠角色。”

  諾羅不解道“那不更應該去那兩支隊伍嗎?這樣才更有保障一些。”

  越朝陽無奈道“你啊想事情就是太簡單,也不知道你那位先生怎么教你的野修求生之道,道理你都知道,野修應當示弱,會忍,敢拼,才能活下去,可在什么地方示弱,隱忍,拼命你就不清楚了。

  若是這種隊伍獨自上路,遇上下三濫的盜匪自然手到擒來,可解決了一個,自然會被更厲害的盜匪注意到,到時候怎麼辦?所以找一個鏢行,就是為了示弱。

  可他們做的還是不夠仔細,你看那些輜重車的輪印,太過淺了,若真遇上眼尖的強大盜匪,就算運氣好就能活著,運氣不好那個萬一就是必然的生死。”

  諾羅若有所思道“所以我們去另外兩支商隊?”

  越朝陽才拍了拍諾羅肩膀道“不錯,這樣的普通商隊,普通鏢行,就算引來盜匪,也只會是些尋常的角色,以你我的本事活命不難,大道而行,千絲萬縷,每走一步都要仔細思慮,望諾兄謹記。”

  諾羅看著眼前這個時而嬉笑看似放縱不羈,時而又悲天憫人心思縝密的黝黑少年,覺得有時候他是個好朋友,有時候更像一個老師,這才肅然起敬對著越朝陽認真作揖。

  看著諾羅作揖越朝陽又回復了無賴的神色,對著諾羅道“善,頭再低些,將來我也好吹牛,大劍仙都曾經求教于我。”

  話音剛落頭上就被諾羅賞了一暴栗。

  等兩人分別于兩家商隊談好價錢,才又重新站在夕陽余暉下,碰頭告別。

  越朝陽拿出通訊卡記錄下諾羅的通訊方式,隨后笑道“沒事多找我聊天解悶,不然你這悶葫蘆,有啥委屈心思爛在心底,就算將來成了大劍仙也一定是個自閉的劍仙。”

  諾羅點點頭道“對了你問劍東瀛域,要去清池齋的話盡量稍晚一些。”

  越朝陽不解道“還是因為身份嗎?”

  諾羅又搖搖頭道“我只是希望,等你遇到池姑娘的時候,彼時的諾羅已經成為了更好的諾羅,既然肩頭的擔子沒辦法放下,就一定要好好挑起來,諾羅不會再懦弱了。”

  陽光灑在兩個少年的臉頰上,兩人相互作揖告別,誰說離別不是為了更好的相聚呢。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8z07sl7.icu。樂文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lewen001.com
腾讯捕鱼达人v9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