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文小說網 > 三國未來道路 > 第80章風雪肆虐

第80章風雪肆虐

小說:三國未來道路作者:具裝騎兵字數:3041更新時間 : 2019-11-20 19:58:00
  冬季的大部隊行軍本身就比較困難,而在上黨這種山地丘陵地帶則更加艱辛。

  前方開路的士兵們在滿是積雪的道路上艱難的行走著,戰馬將積雪踩在腳下,積雪被踩得就像泥漿一般,在鐵蹄下來回翻滾。

  相比之下后面的隊伍就輕松多了,路面越踩越硬,行軍方便了許多,四輪馬車輕松的走在堅硬的路面,速度倒也不慢。

  華夏軍各部輪番開路,在襄垣停留了一天進行休整,前后用了6天時間到達了涅縣。

  涅縣還是原來的老樣子,上黨郡人口不多,13縣加在一起不過12萬人口,總共只有幾千人口的小城一下子涌進了上萬人馬,頓時變得熱鬧非凡。

  涅縣的府衙內,華夏軍的將領們齊聚一堂,聽取最新的探馬回報,為隨后即將開始戰斗做最后的準備。

  “軍團長,諸位將軍,”剛剛晉陽返回的探馬,是一個20多歲有些書卷氣的年輕人,“我昨日剛從晉陽返回,晉陽的守軍沒有變動,還是500余人,大都是一些老弱。”

  “你是?”謝飛望著正在匯報的年輕人,覺得有些眼熟,“我在哪里見過你?”

  “我叫陶升,在野王全軍剃發的時候,軍團長向我問過話。”

  “哦,”謝飛想了起來,當時士兵們都有些抵觸,就是這個陶升首先開始提問的。“我記起來了,你原是黑山軍白繞所部,對否?”

  “正是,因我曾加入黑山軍,所以這次白兔將軍遣我去晉陽刺探。”

  “你這頭發很短,黑山軍不起疑心嗎?”

  “回軍團長,并州一帶胡人眾多,其中不少人也剃發,這倒不會引起疑心。”

  謝飛不在多問,示意陶升繼續講下去。

  “黑山賊軍,大部都駐在外圍各縣,晉陽處于腹地,疏于防范,城門早開晚關,沒有絲毫防范之心。張燕等人均在城內,在我返回來時,并沒有離開晉陽,府內只有幾十個親隨。”

  “晉陽商旅多嗎?”沮授沉思者問道。

  “年關將至,晉陽是北部重鎮,城內民眾甚多,商旅往來頻繁,極為多見,此次刺探晉陽,我便是冒充商人,帶了十幾個士兵一同前去的。”

  “晉陽的富戶們可是擁護張燕?”

  “回副軍團長,張燕雖屢屢出郡掠奪,但對晉陽的富戶們頗為寬厚,百姓倒也安居樂業,頗得人心。”

  沮授聽了點了點頭,對著謝飛說道:“軍團長,我軍欲突襲晉陽,必不能多帶輜重,進占晉陽之后須在晉陽籌糧,所以進城后如何對待富戶,應提前做好應對之策。”想了想又說道,“晉陽是北方重鎮,我軍初至應以安撫為主,若是采取長子的辦法,怕是不行。”

  謝飛點頭稱是,想起了一個主意,隨口說道:“進駐晉陽后,立刻找富戶借糧,給他們打白條,這事就交于公與去辦。”

  “打白條?”沮授聽的有些發蒙,“這‘打白條’為何物?請軍團長明示。”

  謝飛老臉一紅:“就是給富戶們寫個借據,以后還了便是。”

  “陽邑的守將是何人?”沮授言歸正傳。

  “陽邑的守將是李大目,榆次守將是白雀。”

  “李大目?白雀?怎么這么奇怪的名字?”謝飛不解的問道,經過這么長時間了,謝飛已經知道漢代起名字,若非復姓,一般都是兩個字。

  眭固黑山軍出身,聽謝飛問起,回答道:“黑山軍將領,大都出身于鄉野之間,很多人無名無號,眾人便根據其外貌起個諢名。這二人我都熟識,李大目其人雙目如牛,故曰‘大目’;白雀其人瘦小敏捷,所以為‘白雀’。還有叫張白騎、張雷公的,都在晉陽。”

  眾人啞然失笑。

  情況已經清楚,如何進軍當即就定了下來,全軍出動直取陽邑,奪取陽邑后趙云的步兵圍困榆次,騎兵則繞城而走直取晉陽。

  攻打陽邑也不需要什么陰謀詭計,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一切陰謀詭計都是笑柄。

  隊伍在涅縣又增加了補給,徐晃的第一軍存貨被搜刮的干干凈凈,隨即全軍開拔,徐晃所部只留下少量人馬留守涅縣,主力隨軍北上。

  從涅縣至陽邑,隊伍需要行軍200余里,沿途只有榆社可以休整,全軍出發三天后,天空中烏云密布,鵝毛大雪滿天飛舞,士兵們凍得瑟瑟發抖。

  謝飛駐馬在道路旁邊,看著彎腰駝背頂著暴雪跋涉的士兵們,心中一陣焦慮。

  “公與,風雪如此之大,士兵們士氣如何?”

  “軍團長,士兵們皆備有寒衣,履鞋溫暖厚實,士氣尚可,只是征發的役夫,凍斃者頗多,若是天氣再不好轉,恐怕堅持不住。”

  “車輛可有損傷?”謝飛問負責后勤的趙飛。

  “運送輜重的車輛有損失,運送重型投石機的160輛車輛,雖然有損失,不過都換了車輛,投石機無損。”

  “通報全軍,天黑以前即可到達榆社,全軍在那里宿營。”

  幾人領命去了,謝飛催動戰馬向前軍趕去,戰馬踩得積雪吱吱作響。

  好容易追趕上前軍,找到了正在率軍前進的獨孤雁,看到謝飛前來,獨孤雁頗為驚喜。

  “夫君,前方約5里就是榆社了,有我軍少量兵士駐守,士卒疲憊,正好休整一下。”

  獨孤雁的小臉凍得通紅,裘帽上落滿了積雪,嘴里冒著白汽,連眼睫毛都成了白色,仿佛是兩把白色的小刷子。

  戰馬已經疲憊不堪,兩人肩并肩的牽著戰馬跋涉,謝飛輕輕拂去獨孤雁頭上的積雪,愛憐的說道:“雁兒領軍開路,不勝辛苦,真不該讓你領軍出征。”

  獨孤雁輕輕的說道:“夫君不必介懷,我從小生長在苦寒之地,這種雪天并不覺得如何。”說罷對著謝飛微微一笑,扯得凍得僵硬的俏臉扭曲了一下。

  謝飛心疼,伸手握住獨孤雁冰冷的小手,兩人并肩牽著戰馬向前走去……

  到達榆社以后,雪也停了,隊伍安營休整,輕點人數后,發現掉隊的凍死凍傷的高達3000余人,其中大部分都是役夫。走了不過百里損失如此巨大,想想還有200多里,謝飛暗暗心驚。

  謝飛在小城內的一處民宅住了下來,各路將領紛紛匯報了各自的損失情況,謝飛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。

  雖然知道冬季行軍的艱苦,沒想到古代行軍如此艱苦,不到百里損失居然如此巨大。

  看著謝飛的神情,獨孤雁問道:“夫君可是有了退意?”

  要說還是自己夫人了解自己,謝飛見獨孤雁問起,又看看眾人詢問的表情,皺了皺眉沒有說話。

  并非謝飛戰斗意志不堅決,而是對能否完成任務產生了懷疑,他畢竟來自于后世,對古代大兵團作戰方式并不十分的了解。雖說華夏軍經過了還算比較系統的嚴格訓練,但是他對古代軍隊在惡劣的自然環境中究竟有多大的承受能力,并沒有多少概念。

  他現在最擔心的,是現有的役夫能否給隊伍攜帶足夠的補給。

  沮授也看出了謝飛的猶豫,急忙說道:“軍團長,人員損失雖然巨大,但損失的主要是役夫,士卒幾無損失,萬萬不可半途而廢!”

  “我軍損失了整整3000余名役夫,17000余役夫能否支撐6000多名士兵?3600匹戰馬?”

  “不能,現在可從當地強征役夫補充。”沮授回答的相當干脆。

  “不可,”徐晃說道,“榆社現今不過200余戶,老幼相加不過數百人,方圓數十里村落又極少,難以征召役夫。”

  沮授說道:“我軍已經出征,兵貴神速,若是現在退兵,張燕遲早會知道,再取就難了。”

  “榆次,”謝飛問道,“榆次守軍戰力如何?”

  “軍團長,黑山軍戰力,”眭固使勁搓著冰涼的雙手,一張毛茸茸的大臉已經被凍得紅的發黑,“我軍幾次與他們交手,不過都是那個樣子罷了,至于陽邑的1000多人更是很容易解決,只是要耽誤些行程。”

  眭固接著說道:“榆次是黑山軍在晉陽北部最重要的糧倉所在,糧秣草料眾多,每次黑山軍南下劫掠,都是在榆次先行補給,所掠糧秣也都是先集中在榆次后,再運往晉陽。”

  “若是我軍取下榆次,能從南部攻擊我軍只能來自于祁縣一帶,這里屬于白波黑山兩軍共有區域,由于白波主力已經南下,短時間不會有多少兵力可以集中。”徐晃補充道。

  謝飛心中不停的思考著,下定了決心:“待天氣好轉,全軍定時出發,直接越過陽邑取下榆次!”

  眾人聞言吃了一驚。

  謝飛說道:“全體步軍加入役夫隊伍,斷不能丟棄一輛馬車!”說著長身而起,“榆次約有5000守軍,既然城內有許多糧秣,那我軍就在榆次補給!”

  “夫君,榆次金城湯池,守軍5000余人,我軍步軍3200余人,騎兵不易攻城,圍困可以,如何能夠速取?若是驚動了晉陽張燕,晉陽可就難取了。”獨孤雁不無擔心的說道。

  謝飛一拳狠狠地砸在案上:“我軍非但要取,而且定要速取!”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8z07sl7.icu。樂文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lewen001.com
腾讯捕鱼达人v9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