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文小說網 > 你們二次元真會玩 > 682 須鄉伸之,你的事發了

682 須鄉伸之,你的事發了

小說:你們二次元真會玩作者:大笨淡字數:4091更新時間 : 2019-11-20 19:56:16
  從進入SAO到現在,已經有了大半年的時間,亞絲娜和其他玩家們現實中的身體則一直處于沉睡之中,雖然也有一部分玩家的父母家人并不相信所謂的死亡游戲,擅自摘掉了玩家的頭盔,致使他們慘死。

  因為這些現成的例子,日本政府對于玩家們的生命安全非常重視,統一將沉睡的玩家們送進大醫院集中看護,不過就算如此,這中間的看護力度也是有區別的。

  一個很明顯的例子,原著動畫中,當桐人和亞絲娜分別從游戲中醒來的時候,桐人已經瘦得連骨頭都清晰可見,而另一個房間里的亞絲娜卻還是一如既往的圓潤漂亮,這當然不是身體素質的原因,而是鈔能力。

  像桐人這樣普通家庭出身的人,就算能夠免費住進大醫院,但在沉睡時期的輸液看護,顯然不可能和亞絲娜這樣的千金大小姐同一個待遇,甚至弄不好連這家醫院都是結城集團的,那么對于這樣的人,醫院自然會悉心照料。

  不說平時維持生命的營養液肯定是最高級的,恐怕連早晚兩次的擦拭身體、四肢活動都是少不了的,所以即便半年過去,亞絲娜也沒有因為不洗澡而讓身體產生異味。

  但眾所周知,長時間住在醫院里、并只以輸液來維持身體機能的人,身上或多或少都會存在一些藥物的味道,而湯昊的鼻子比狗還要靈,這方面的味道就特別明顯了。

  于是,不顧亞絲娜的反抗,湯昊直接抱起她的身子走向旁邊的浴室,主動幫她洗去身上的藥水味。

  豪華病房就是這點好,配套的日常生活設備基本都有,著實省去了一些麻煩。

  在清洗身體的時候,亞絲娜顯然有些不太習慣,整個人都硬邦邦的,活像一臺蒸汽機,直到好一會兒,湯昊才把她搓洗干凈。

  “嗯,現在好了,那股藥水味幾乎已經沒有了。”看著重新穿上衣服從浴室里走出來的亞絲娜,湯昊笑著點了點頭,“稍微活動一下手腳,看看還有沒有問題。”

  亞絲娜依言伸展了一下雙臂,同時在房間里來回走動,之前身體的那種遲鈍感,此時仿佛已經徹底消失了,全身上下沒有一絲的不便。

  “謝謝。”亞絲娜抬起頭,羞澀的一笑。

  “跟我客氣什么。”

  “嗯。那個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現在已經醒過來了,醫院里……”

  “你是想問你的父母吧?”湯昊心中了然,笑道,“我之前用了點小手段,已經和醫院打過招呼了,他們會替我聯系你的父母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應該很快就到了。”

  “是嗎。”亞絲娜輕輕的應了聲,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,正當她準備說些什么時候的時候,湯昊輕輕拍了拍她的肩,“放心吧,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就好了……哦,他們好像已經來了。”

  湯昊聽到病房外傳來一陣腳步聲,當即笑著打了個響指,剎那間,他身上的服飾為之一變,從生活的休閑裝換成了華貴的西服,然后在病床邊的椅子上坐下。

  亞絲娜奇怪的眨了眨眼睛,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但看湯昊臉上滿是自信的微笑,她的心情也很快安定了下來,于是什么也沒問,只是靠坐在病床上,目光看向房門口。

  很快,敲門聲響起,隨著房門打開,陸續走進了幾道人影。一位醫生,一個護士,一對夫婦,還有一個戴著眼鏡的斯文青年。

  “明日奈!”

  “爸爸,媽媽。”亞絲娜看著站在中間的那對夫婦,微微一笑。

  “明日奈……”亞絲娜的母親結城京子看著自己沉睡了大半年的女兒終于蘇醒,即便掩飾得再好,她的臉上還是露出了幾許激動和喜悅,快步走向病房,而湯昊也適時的從椅子上起身,不動聲色的退到了一旁。

  “醫生,我女兒已經沒事了嗎?”與此同時,亞絲娜的父親結城彰三倒還保持著相對的冷靜,向身邊的主治醫生詢問道。

  醫生說道,“現在還不好說,雖然您的女兒已經蘇醒,但長時間的沉睡,可能還會存在一些后遺癥,最好能再做個全面的檢查。”

  “嗯,那麻煩您了。”

  隨后,亞絲娜的父母也退到了一旁,將女兒交給了醫生和護士。

  直到這時,他們才像是終于注意到了湯昊一樣,側目望來,“這位先生,您是?”

  湯昊微微一笑,不卑不亢的說道:“兩位就是亞絲娜……不,明日奈的父母吧,初次見面,你們好。”

  正所謂人靠衣裝,佛靠金裝,湯昊這一身名牌西裝無疑向人彰顯著他的身份,雖然也有些人即便穿上龍袍也不像是皇帝,但以湯昊的本來,要模仿一下貴族氣質還是相當簡單的,他站在那里的時候,閉上嘴巴不說話,沒人會注意到她,可一旦當他開口了,隨著氣場的流露,普通人根本移不開目光。

  “我叫湯昊,是明日奈在游戲中認識的朋友,因為經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,我們的關系還算親密,所以得知她蘇醒的消息后,我立刻就趕過去了……對了,這是我的名片。”

  湯昊雙手捧著張名片,遞上前去。

  在日本,遞名片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情,基本上各行各業,大大小小的人都有這種習慣,所以結城彰三倒也不以為意,可當他接過名片之后,人卻微微一愣。

  這是一張看起來很普通的名片,可是造型卻異常精美,材質初看上去也挺普通,可摸在手里卻溫如暖玉,燦如鉆石,相當的不一般。

  以結城彰三的經驗,他立刻判斷出,光是這張名片的造價,恐怕就要數百萬元。

  而名片上的信息更是讓他驚訝。

  【國際貿易運輸公司湯氏集團總裁——湯昊】

  夫妻兩對視了一眼,眼中都帶著一絲疑惑,國際貿易運輸他們知道,可湯氏集團,這個公司他們卻從未聽說過,而且還是個如此年輕的總裁,總覺得有些假。

  但,名片不會是假的,這個年輕人身上的貴族氣質也不是假的,他和自家女兒到底是什么關系?

  兩人心中惴惴,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詢問。

  而就在這時,湯昊背著眾人輕輕勾了勾手指,一股肉眼不可見的能量釋放而出,就見結城彰三身邊那位年輕人的眼神微微一晃,隨后,原本斯文隨和的他突然向前走上兩步,向湯昊質問道:“湯氏集團,這個公司為何我從未聽說過?湯昊先生,這莫不是你假造的,故意欺騙明日奈吧?”

  “伸之!”結城彰三當即瞪了他一眼。

  青年頓時為之一怔,回過神來后,連他自己都不知道,為什么會問出這樣尖銳的問題。

  湯昊不以為意的笑了笑,“這位是?”

  “他是我的養子須鄉伸之,剛才多有冒犯,請見諒。”

  “原來是須鄉先生,久仰了。”湯昊微微點頭,向對方投去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,然后笑道,“結城先生大可不必在意,我是明日奈的朋友,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覺得受到了冒犯,倒是貴公子的見識有些淺了,我湯氏集團雖然在社會上名聲不顯,但于國際中卻有著重要的地位,與中美英法俄各國都有著密切的往來……對了,有件事不知道當不當說。”

  “但說無妨。”

  “那好吧。”湯昊點頭,再次望向須鄉伸之,突然一轉攻勢,沉聲道,“須鄉伸之,你的事發了。”

  “哈?”

  眾人再次愣住,就連病床前的醫生和護士都下意識的挪過了視線。

  “你說什么?我有什么事?”須鄉伸之不解的問道。

  “你不打算說嗎?那也行,兩位先看看這個吧。”湯昊從懷里掏出一份文件,遞給了結城夫婦,兩人低頭一看,直接就傻眼了。

  因為這是一封刑警委任文書,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刑警,而是由聯合國委員會發布,面對國際犯罪人員時,可以不經審訊,甚至跳過當地執法機構,直接抓捕乃至擊斃的國際刑警委任文書。

  明面上是貴族總裁,暗地里卻是直屬五常的國際刑警。

  這重身份,直接把結城夫婦給看傻了。

  兩人突然想起湯昊剛才的話,他說自己和中美英法俄各國都保持著密切的關系,原來……是這種關系啊!

  他們并不認為這份文書是假的,因為上面的聯合國委員全的蓋章,而且,別說區區一個總裁,就算是日本首相,也不可能更不敢偽造這種文書。

  那么,它顯然就是真的!

  結城彰三有些顫抖的捏著文書,瞪向須向伸之,怒道:”伸之,你到底犯了什么事?給我說清楚!“

  “我……我真的沒有啊。”須鄉伸之也傻了,雖然他確實做過一些壞事,正準備著做更大的壞事,可是,那些事都還沒來得及進行,根本不存在曝光的可能,退一步來說,就算他真的暴露了,那也絕對不可能招惹上五常那種怪物啊!

  “我是冤枉的啊!義父,你要相信我啊!”

  須鄉伸之嚇得幾乎跪下。

  結城彰三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他,只能向湯昊求證,“湯……湯昊先生,這其中會不會有什么誤會,是不是搞錯了啊?”

  “唉,其實我也希望是我搞錯了。”湯昊嘆了口氣,“畢竟須鄉伸之是您的養子,那就是明日奈的義兄,而我和明日奈葉的關系……其實我們也算是一家人,您說對不對?”

  “啊?呃……對,您說得對。”結城彰三茫然點頭。

  “既然是一家人,我當然也不想親自抓捕須鄉伸之,但他犯的事實在是太大了,我身為五常委任的刑警,必須對五常負責,對世界負責,我有伸張正義的義務在。”

  “那……可是,他到底犯了什么事?”

  “這件事就說來話長了,其實最開始我的目標并不是須鄉伸之,而是茅場晶彥,我從某種得知他將一些犯罪記錄隱藏在SAO這個游戲中,于是我偽裝成普通玩家進入那個游戲對他展開調查……”

  湯昊邊說邊走,很快就走到病床邊,揮了揮手將醫生和護士趕到一邊,自己坐到病床上,握著亞絲娜的手。

  結城夫婦看在眼里,敢怒不敢言。

  “在游戲里,我結識了亞絲娜……嗯,也就是您的女兒明日奈,我們一起練級一起打怪,一起冒險一起伸張正義,漸漸的暗生情愫,在回歸現實世界之前就已經私定終生……當然,這并不是重點,重要的是,在我們的追查過程中,發現了須鄉伸之曾和茅場晶彥有過密切的接觸,須鄉伸之,你不否認這一點吧?”

  “這……這有什么好否認的,我在學生時代確實和茅場晶彥一起做過研究,但那只是……”

  “這只是其一罷了,其二,你還和美國的一家腦科研究機構有著頻繁的往來,而那家機構暗地里從事著一些非人道的實驗,早就上了我的黑名單,之后在我的調查下,你更是他們的合作者。”

  “你胡……”

  “須鄉伸之,你不用再狡辯了。”湯昊搖頭打斷了他的話,“無論你怎么說,是就是是,非就是非,你的所作所為,早就已經被我擺在五常的文案桌上,如果你不服,你可以向日本政府上訴,就看他們會不會接。”

  “當然,你是亞絲娜的義兄,那就和我是一家人,所以我會再給你一個機會。”湯昊起身來到須鄉伸之前面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我給你三天時間,去聯合國委員會自首,到時候我會給你作證,減輕你的罪行。”

  “總之,基本情況就是這樣了,這是我為了亞絲娜所做出的最大的讓步,另外,我希望今天的話各位能夠守口如瓶,不要傳到外面,畢竟……我是五常的人,這是個秘密。”

  湯昊神色黯然的搖了搖頭,隨后目光望向病床,笑道:“那就到此為止吧,亞絲娜,你剛醒,先和家人好好聚聚,我去順道看看桐人。”

  說完,湯昊轉身離去,留下屋子里面面相覷的眾人。

  當然,他并不會給須鄉伸之自首的機會,因為剛才在拍肩的時候,他就已經將詛咒打入了對方的體內,三天之內,須鄉伸之必然會當場去世。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8z07sl7.icu。樂文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lewen001.com
腾讯捕鱼达人v9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