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文小說網 > 掌歡 > 第328章 歸人

第328章 歸人

小說:掌歡作者:冬天的柳葉字數:2005更新時間 : 2019-11-20 19:53:38
  酒肆當然不能關門。

  關門了,哪還有貴客登門呢。

  中年婦人走了進來,向駱笙打過招呼,問道:“叫花雞準備好了嗎?”

  “應該好了。紅豆,你去廚房看看。”

  紅豆扭身去了后廚。

  婦人默默等著,沒有閑聊的意思。

  她不說,駱笙也不主動開口。

  不多時紅豆提著個食盒出來了:“姑娘,已經好了。”

  駱笙微微點頭:“交給竇嬤嬤吧。”

  “竇嬤嬤,拿好了呀。”紅豆把食盒遞了過去。

  說真的,她瞧著這嬤嬤還挺親切,名字里都有個“豆”兒。

  竇嬤嬤把食盒接過,如先前那樣打開,好把叫花雞換到宮中帶出來的食盒里,卻發現里面除了包裹著泥殼的叫花雞,還有一盤糕點。

  “這是——”

  “紅棗糕呀,竇嬤嬤不認得?”紅豆詫異反問。

  竇嬤嬤嘴角抖了抖。

  她敢說,這小丫鬟要是在宮里,活不過三天。

  “娘娘沒有要紅棗糕。”竇嬤嬤斟酌著道。

  駱笙笑盈盈道:“新出鍋的紅棗糕,這個時節吃最是養身,給娘娘帶一盤嘗嘗。”

  竇嬤嬤還在猶豫,紅豆抿嘴道:“一盤糕點又不沉,嬤嬤就帶著吧。娘娘要是不吃,嬤嬤也可以吃啊。我都嘗過了,香甜宣軟,可好吃了。”

  竇嬤嬤被紅豆說得下意識動了動鼻子,棗香氣撲了滿鼻。

  小丫鬟說得也有道理。

  “奴婢替娘娘謝謝駱姑娘了。”竇嬤嬤把叫花雞放進了帶來的食盒里,再把棗糕放了進去。

  駱笙眼中多了笑意:“竇嬤嬤客氣了。”

  竇嬤嬤沒有逗留,帶著裝好的食盒匆匆走了。

  駱笙走到窗邊,注視著那青簾小轎在晚霞里漸漸遠去,直至不見了影子才轉身去了后廚。

  玉華宮近身服侍蕭貴妃的人都知道,今日是竇嬤嬤出宮替娘娘拿叫花雞的日子。

  貴妃娘娘對什么都不太在意,唯獨對叫花雞情有獨鐘,特別是秋狝回來后,每個月總要吃上一次才舒心。

  “嬤嬤回來了,娘娘等著您呢。”挑簾的宮婢對竇嬤嬤露出討好的笑。

  竇嬤嬤矜持點點頭,快步走了進去。

  腳下鋪著厚厚的軟毯,是一塵不染的白色,仿佛大片積雪在殿中蔓延。

  竇嬤嬤拜倒行禮。

  蕭貴妃赤足踩在雪毯上,淡漠的神色多了一絲興味:“回來了,把東西拿過來吧。”

  竇嬤嬤打開了食盒,依次把食物取出。

  蕭貴妃一眼落在那盤紅棗糕上。

  竇嬤嬤忙解釋道:“正好趕上棗糕出爐,駱姑娘讓裝了一盤帶給娘娘嘗嘗。”

  蕭貴妃沒說什么。

  近身伺候的宮婢便明白這就是打算嘗嘗的意思了。

  一名宮婢立刻上前來試菜。

  好一會兒后,宮婢對蕭貴妃屈膝行禮:“娘娘,可以吃了。”

  蕭貴妃接過宮人奉上的棗糕,小小嘗了一口。

  對這種再尋常不過的糕點,蕭貴妃興趣不大,竇嬤嬤帶來的紅棗糕雖然比平常吃到的棗糕好吃不少,可棗糕畢竟是棗糕,變不成叫花雞。

  蕭貴妃略微嘗了嘗,便吩咐宮人把叫花雞打開。

  包裹在泥殼中的叫花雞還是熱的,蕭貴妃吃了兩口肉,就放下了筷子。

  一只本就不大的雞翅膀并沒有吃完。

  “拿下去吧。”漱過口的蕭貴妃半躺在美人榻上,神色懶散,似乎對什么都沒有興趣。

  棗糕是好吃的,可宮中珍饈太多,早已吃膩了。

  叫花雞不僅好吃,對她來說還有著特別意義,可再特別的吃食,嘗上一口回味了那些過往,也就夠了。

  宮門深深,長夜漫漫,沒有為娘家謀前程的打算,也沒有不開眼的小賤人來與她爭寵,在宮中的日子未免太寂寞,太無趣了。

  帝王的寵愛,并不會讓她那顆無依無靠的心踏實下來。

  少時的悲慘經歷,讓她明白必須有能握在手里的東西,才不會任人宰割。

  以前,她握住的是美麗的容顏,曼妙的舞姿,獨特的性情。

  她用這些換來了帝寵,換來了貴妃之位。

  可這些終歸會隨著歲月消磨而逝去,換來的東西能不能守住,她沒有信心。

  不,她很灰心,她覺得早晚要失去的。

  想著這些,眼前的錦繡膏粱又有什么意思呢?

  蕭貴妃垂眸,盯著依然白皙柔軟的纖纖玉手,心頭是揮不去的傷感。

  她想要一個孩子。

  哪怕是一個女兒也好,讓她在這偌大的深宮不再是無根浮萍,讓那顆從不曾踏實的心落到實處。

  有了孩子,那些注定會隨著時間流淌而失去的東西就不怕失去了。

  看著孩子一點點長大,收獲總比失去多。

  只可惜太難了,根本看不到希望。

  蕭貴妃一只手落在平坦的腹部,輕輕嘆了口氣。

  進入臘月,一日比一日冷。

  這日終于飄起了雪,雪沫子洋洋灑灑從天而落,落在屋檐、落在樹梢、落在行人的發間衣角。

  衛晗的玄色斗篷上落滿了細碎雪花,腳步匆匆步入皇城。

  “皇上,開陽王回來了。”周山湊在永安帝近前低語。

  永安帝微闔的眼皮抬起,面不改色道:“讓他進來。”

  不多時,一名玄衣墨發的青年大步而入。

  “見過皇兄。”

  “起來吧。賜座。”

  周山立刻搬了個小杌子放到衛晗身后。

  衛晗坐下來。

  殿中除了永安帝與衛晗,只留了周山一人。

  “有沒有查出什么?”永安帝問。

  “已經查到向流清縣令揭發鎮南王府余孽的行商下落。南邊傳信說過幾日便能抵京。”

  永安帝微微頷首:“那就好。”

  告密的行商沒有隨流清縣令一同進京,偏偏又出了有人給駱弛下毒的事,這讓他不得不深思。

  他無法全然信任三法司的人,當然也無法全然信任開陽王,所以動用多方調查,互相制衡。

  又仔細問了一些事,永安帝擺擺手:“十一弟辛苦了,回去歇著吧。”

  “臣弟告退。”

  離開皇宮,雪越發大,飛絮般的雪沫變成了鵝毛。

  衛晗任由紛飛的雪落在重新披上的墨色斗篷上,沒有回王府,而是直奔關押鎮南王府護衛之處。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8z07sl7.icu。樂文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lewen001.com
腾讯捕鱼达人v9多少钱